订阅|手机门户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情有独钟

发布时间:2018-05-10 15:33 点击数: 字号:T | T

画家余贤华
余贤华在挥毫作画
童年时,余贤华与父母在印尼合影。
余贤华作品《深秋之韵》
  余贤华/口述 林小宇/撰文

  余贤华,男,印尼归侨,现年82岁。

  不知为什么,有时候觉得日子过得很慢,但有时又觉得时间过得很快。转眼间,自己已经是一位年过八十的人,在别人尊称我“老人”的时候,心里感慨万千……

  一

  福清港头镇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化的,以前那些低矮的房屋很像在“一夜之间”就变成了一座座漂亮的小洋楼。

  我也是在那段时间,有了自己一座两层楼的房屋,楼上楼下有10多间房间。即使是和两个儿子的家庭住在一起,也没有觉得挤,反而觉得“四代同堂”更温馨。

  楼里有一间房屋是我专用的“画室”,它不仅是我的挚爱,更让我能修身养性,展开思想的翅膀,遨游在绘画艺术的天地里。

  山水花鸟画是我画得最多的一种,当然还有一部分油画,但不管是什么样的画,都寄托着自己的一份心情。

  毕竟是“老人”,所以做任何事情都讲究“规矩”。画画时,我一直采用正统的透视,真实的色彩,虚实恰到好处,浓淡中规中矩。这些朴实的画风,可能受我这辈子做人做事影响,毕竟这辈子什么样的苦都吃过、什么样的累都受过。

  有时也曾问过自己,如果不是因为从小爱到处涂鸦、不是不顾一切报考艺术学校、不是辍学回乡务农、不是为了生计而四处打工,可能就没有对生活那么渴望,对艺术那么执着,也就没有今天那么深刻的感悟。

  二

  印尼日惹是我的出生地,父亲很早就从中国来到这里。没想到,在我6岁时,父亲就将我送回了福清老家。福清有这样的风俗,凡在海外的福清人,如果第一个子女是男孩,就得送回老家,这种做法是把“根”留下。

  父亲出洋前就结婚生子,因此回国后,我见到了另一个“母亲”,我称她为“义母”。义母对我像她亲生的哥哥姐姐一样好,毕竟大家都有共同的血缘,但在我心里还是思念着自己在印尼的母亲。

  父亲送我回老家后,他又赶忙回印尼,因为印尼的家,全靠他一个人支撑着,收入全靠父亲开着一家自行车修理店,微薄的收入还要供养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,同时还要顾及福清这边的家。

  上世纪40年代,对于任何国家、任何人都是一个苦难的年代。也许那时自己年纪小,对回国后遇到的困苦很快就适应,只是有时感到特别的苦。也是因为这种苦难,才体会到为什么有那么多福清人不顾一切地要到海外谋生。

  1949年,新中国成立,但此时的印尼却发生了大规模的排华,父亲只好放弃印尼的财产,带着一家回到了福清。

  那一刻全家人的团圆,真是来之不易,至今还记得当时心里高兴的样子。

  三

  大凡山水画家都喜爱大自然,其素材都得四处采风积累,但我的这种“积累”却不是因为采风。

  1958年,我虽然考取了厦门工艺美术学校,但没过多久,就因病辍学。

  辍学回家后,我开始在乡里务农。那时的务农收入微薄,不久后我只好跟着别人外出打工。期间我当过民工,挑过担子,后来又学过油漆,可以说是在“云游四方”,不仅在沿海讨过生活,也经常到山区找活干。

  在山区的那段时间,虽然生活很辛苦,但能经常看到巍峨群山、奔腾瀑布、清澈溪流、古松奇树。这对别人可能只是一种风景,但对于从小喜欢画画、度过“半截”美术学习生涯的我,那是一种宝贵的素材,我用心把它们记录下来。

  父亲很能干,他回国后,在乡里做起了木工的活儿,家乡的农具他几乎都能做。但我对这个“热门”的手艺几乎没有兴趣,也许我是因为生病而辍学,所以对疾病有着一种本能的心理反应,于是就跟着当地的“土医生”学起了看病问诊。

  当时民间的医生,也都是传统的中医,记住草药名字,懂得偏方使用,熟悉把脉问诊,一些小病就可以解决了。随着我临床经验的丰富,农村的一些常见病都可以解决,甚至连接生孩子我都能做。

  四

  也许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“坎”。不管生活贫困还是富裕,绘画的事一直埋藏在我的心里。

  1996年,我终于拿起了画笔,在洁白的宣纸上绘出了自己喜爱的画。也许是积蓄在心里多年的感情,这一画就是没有停住。每一幅画我都给它起标题,回头一看,发现几乎所有的标题都是4个字:《岁寒三友》《青山茂林》《高山仰止》《夏木垂阴》《秋韵泉声》《露染秋霜》……

  原本只是实现自己的梦想,所以才尝试着拿起画笔,哪想到,很多人都喜欢我的画,向我“讨画”的人也越来越多,以致自己都没有保留多少。

  在朋友的鼓励下,我办了几次画展,出版两本画册,其目的是收藏自己的作品。

  其实,品味自己的画同时,也是在品味自己的人生。有时觉得,所有的一切都是“命”和“运”,只不过我是“苦尽甘来”。

  五

  思绪有时就像漂浮的云朵,当飘到千里之外的印尼时,所有的记忆是那么的模糊不清,但又刻骨铭心——父亲在自行车店里忙乎着,母亲里里外外操持家务;家的边上是火车站,那条长长的铁轨,不知从哪里来,到哪里去?

  ……

  人生有时也是如此,来去何处不重要,只要心中有爱,情有独钟就可以了。

相关链接